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和母亲,大爱深情真乱伦

我和母亲,大爱深情真乱伦

时间:2017-12-31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离家不到10分钟路程就有一条永不干枯的小河,小时候经常脱光衣服在河里洗澡。
越过小河是一片高山,山上长着松树、杂树和草,并不长有经济价值的果林,小时候经常在山上放牛、打材。在那时,这是一个淳朴的山村,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家在村的一头,住在一栋上好的两层房子里。有两排房间,中间有一大厅用于吃饭、大人聊天。每排有3间房间,其中两间有门相通。在我大妹出生之前,在一间房里有床,与爸妈同睡。爸爸在外地工作,时不时地回来住上几天。在我大妹敏出生之后,在有门相通的外间支了张床,那是我自己的床了,只有爸回来时才在这床上睡。于是大多数是和妈、敏一起睡在一起,只是以前和妈并头睡改成睡在她脚的一头。
后来妈告诉我,在熟睡中我的一双小脚经常会放在她的大腿根,尤其在寒冷漫长的冬夜,有时使她从一阵躁动中醒来,在看不见的黑暗中才真真地感到冬夜的漫长。前几次,还不知所措。之后,才张开点双腿,紧紧地贴在只穿着短裤的下身,然后夹紧双腿,迷迷糊糊地睡着。
第二天起来时,有时几根阴毛就粘在裤底,一不小心冷不丁扯得外阴生痛。
她告诉我这件事时,我和妈赤裸地躺在在南方一个城市的我自己家的床上。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妻子出差,家里只有我和妈两人。窗帘拉上了,45岁的妈平躺在床上,屁股底下垫着枕头,双腿M型的张开。
25岁的我侧躺在妈身边,眼睛看着大腿根,阴阜是丰满的,阴毛不太多,外阴唇富有弹性,但没有阴毛,小阴唇很小,颜色黑黑的。只要妈一张开腿,小阴唇就分开了,甚至阴道口也就开着了,用不着用手把她打开。一根指头插入湿润的阴道,妈的屁股左右摇动,大腿也一张一开。我把手指从阴道中拔出来的时候,发现一根细丝从阴道口连着手指。
我说当时你有没有想到把我的小脚直接放在你的下身呢,妈喘着粗气,说那时就是没有想到。你的已经硬了,妈说着,妈的一只手握着发硬的阴茎,嘴唇亲了亲龟头,感觉到龟头沾满了妈的口水。妈气喘吁吁地说手髒,不要放在里面太久了,要来就快些。我知道妈已经很需要了,可是我仍不能感觉到妈那么需要阴茎安抚的阴道的紧缩感。我赶紧爬起来,趴在妈的身上,向上翘的阴茎很快地插入妈的阴道。
妈恩了一下,随之开始更激烈地左右摇动着屁股,嘴唇在寻找我的嘴巴,当我的舌头插入妈嘴里时,妈的嘴里含着满嘴的口水,不久口水就随着口角流了出来。到了7岁,我的第二个妹妹秀出生了,我开始在外间的床上独自睡了。当时没有特别的感觉,自己也不知道在睡觉时会把脚放在大腿根。
那一年我开始上小学了。妈给我洗澡,一直到9岁。就在那年的夏天,妈在池塘里洗衣服,我随着脱光衣服在池塘里游泳。妈洗完衣服后叫我一起回家,当我上岸时,她急忙把我拉到身边,说你的鸡鸡被蚂蝗叮上了也不知道。我向下看着由于在水里时间很长而变得不能再小的小鸡鸡上的蚂蝗时,吓得哭了起来。妈妈随即把蚂蝗拔了下来,有点血流了出来。用手在伤口处轻轻地挤了一下,停了停,叫我穿上衣服赶紧回家。到家后,妈用嘴吸着鸡鸡上的伤口,接着每天给伤口涂上万金油。
几天后,问我还痛不痛,我说不痛了,妈不相信似的,用手曳了曳小鸡鸡直至有点发硬才松了手,放心了。
在10岁的夏天,我和邻居的几个小孩在村边刚建好还没有做人的新房子里玩。这家的一个16岁的姐姐在收拾房子,她做累了休息的时候总爱扒掉一个7岁男孩的裤子,大家看到露出小鸡鸡的时候开心得不得了。当时我不知来了什么灵感,也就扒了姐姐的裤子,可没扒下来。这一下可麻烦了。姐姐就要扒掉我的裤子,把我逼到2楼的一个房间,把我的裤子扒掉了。她哈哈大笑地用手握住我的小鸡鸡。没过多久突然止住了笑声,因为小鸡鸡在她手里变大了,变硬了。她失声叫了起来:「妈呀!这么大呀!」脸都红了,用手摀住眼睛。
她鬆手后看到我的小鸡鸡还在翘着,就跑开了。现在想来,那时只是能硬、能翘起来而已,能有多大?只是那时侯很难看到生殖器官的图片,更不用说大人的生殖器官了。
在11岁时的冬天,天还没亮,妈叫醒我陪她去十里以外的山上拣油茶。我们起的太早了,一路上没个人影。妈是有点害怕,紧紧跟在我的身后指路。我是没有睡醒,开始的一段山路跌了好几跤。快到油茶山了,天有点麻麻亮了,我想尿尿了。妈说你就尿吧。可能因为妈紧跟在后面,怎么也不能尿出来。妈也催了一次,就尿了一大包尿。
没走几步,妈也想撒尿。我没停下来,只是放慢了脚步。妈说你没听到吗?
停一下。我只好停了下来,妈到离我不到两步的路边,随着解裤带的声音,妈蹬下撒尿。在这静静的时候,开始只能听到撒尿轻轻的「嘘嘘」声,随后「嘘嘘」声越来越大。我不禁回头看去,这一看使我激动万分,眼前白晃晃一片,妈妈宽大雪白的屁股直对着我,妈妈宽大雪白的屁股还有撒尿的「嘘嘘」声一直就留在我的脑海里了。我一直看着,直到她快要撒完尿才转回头来。那一天我们拣了很多油茶,妈妈和我都高兴了好几天。
在那个时候,农村习惯在屋里放一个马桶,以便夜晚小解。
也许以前妈妈小解的时候,大多我已经睡着了;也许从小就习惯了妈妈小解时发出嘘嘘的声音,竟没有任何印象。自从拣油茶以后,只要可能就会听完妈妈撒尿后才能睡着,几乎成了一种习惯。这样,爸爸在家住的一个晚上,才听到妈妈喘着气说已经硬了,找到了吧。那时还想不到这是在性交或说在做爱,竟迷迷糊糊睡着了。
12岁的夏天是比较烦燥的,主要是考虑到能否升上初中的问题。考试后白天做点打猪草、打材、放牛等家务事,晚上有时看些小人书。一个晚上,邻居的婶婶英由于老公经常在外面瞎跑,晚饭后大多会到我家和妈聊天。有天晚饭后在我家大厅和妈聊天,她是个长舌妇,热衷于东家长西家短。
她说:「你知道今天五爹拿着锄头要打大儿子是为的啥吗?」「还没听说过」,妈妈回答。「我告诉你吧,五爹说他的大儿子睡上了。」「你不会是告诉我睡了他妈云了吧?」「不是我说,是五爹说」,长舌妇有点不高兴了,「云还哭着告诉我,五爹不行,神经病了」「这也不会吧,云不到45岁,看上去都快60了,头髮白了,门牙也掉了两颗。莫非她Bie(B,指女生殖器)上长了花?」,妈仍不相信。
「长了花?我才不相信会有什么好看。是云的B痒了,你不痒吗?」,英喘着粗气,声音很大,我可以想像英的两个大奶子在上下乱颠。「我才不呢,是你的B痒了吧」,这时妈才记起我在屋里了,说:「小声点,我儿子在屋里呢。」英唧唧喳喳了一阵就走了,我是很烦她,她也知道,可是她不在呼。
一天上午,大人们在田里干活。我没有什么事可干,在大厅里铺上凉蓆,二个妹妹,还有邻居家的5岁的女孩在凉蓆上玩。她还穿着开裆裤,在凉蓆上躺着,于是就注意到她的B了,胖胖的,中间有一条缝,是合上的。我用左手打开,右手食指轻轻地从上往下划了一下,缝又合上了。
我把食指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没有什么气味。当时是偷偷摸摸地做,还没有与性交有关的想法,否则她告诉父母就麻烦了,也都没有想到这些。中午妈回来时,我都不知道。正在我家后院看着交配的狗,屁股对屁股,妹妹几个人正在向狗身上浇水,玩得很开心。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妈妈不太高兴的声音,都这么大了,还像小孩一样,吓了一跳。我满脸通红,急得说不出话来。
上中学了,在那个年代,好像也用不着拚命读书。除了更激发了对女性的渴望,对性的想像,就什么也没学到。最先找到的是高年级给我们低年级同学的生理教科书,知道了月经、遗精等事情。
记得一个高年级学兄有一个晚上在我被窝里说是要帮我射精,我竟让他用手套弄我的阴茎,直到阴茎痠痛我叫停止时仍不能射精,他不无遗憾地说你还不行,毛都还没长。现在想起来,那时真是好奇。此后再没有一个同性安慰过阴茎,也许由于这次经历我不喜欢手淫。就这样留级了。
大概在14岁的寒假第一次遗精。当晚上我睡醒时才发觉短裤湿漉漉的,于是把短裤扔在地上,换上一条新的。第二天吃午饭时,妈妈说多吃点,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而且往我碗里夹了很多菜,样子有点异样。
15岁的夏天,初中毕业了。妈妈更加辛苦了,很早就下田干活,满身是汗地回到家,脱掉长衣长裤,吃完午饭后就洗衣服。而我却盯上妈妈了。
在汗水浸透的薄薄的汗衫里,随着洗衣服的动作,一对碗型的乳房在抖动,大大的深色的乳头清晰可见,大大的裤衩也随之飘蕩。妈妈宽大的屁股又浮现在我的眼前,使我有着偷看的慾望。
我就坐在对面没话找话聊上几句,很想看到妈腿根的阴部,但是不能呆的太久,也不能太露骨,以免被妈妈怀疑。这时心理僕僕直跳,紧张得不行。试过几次后偷看不成就放弃了。
在这个夏天,我倒乐意到山上去放牛,放牛是比较轻鬆的事,而且公牛与母牛的交配也引起了我的兴趣。母牛在撒尿时会竖起尾巴,露出黑黑的肥肥的阴部,撒尿时就像一股水从水管中喷发而出,一头公牛就会赶来喝点尿,伸长脖子,在母牛撒完尿后,伸出舌头添着母牛的阴部,有时还能看到母牛的阴唇被迫分开而露出鲜红色,公牛露出阴茎,準备爬上母牛,可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公牛成功地趴上母牛过,说来令人难以置信。
有一天在山上放牛时,几头牛躺在草地上休息,一头大概有一岁的母牛由于躺着的位置使得她的阴唇分开了一点露出了鲜红色,我的阴茎竟硬了起来。四周不见一个人影,我悄悄地到她的身边,抚摩着她的背部,见没有动静,左手把阴唇分开得更大一点,非常湿润,我掏出阴茎漫漫地插入,有点烫,没过多久,感觉血往脑们涌,阴茎在母牛的阴道中发抖。
就在这时,母牛腾地站起来了,仍有精液射向空中。
没想到竟考上了县中读高中了,我是全村第一个能上县中的人,爸妈和全家都高兴。更高兴的事情是我小腹和屁股上各长了一个疮,那时在农村只用敷草药了。妈上去干农活,吃中午饭时带回家,吃完饭后二个妹妹午睡后,妈才有时间给我敷药。
第一次敷药很难为情,因为我那时的阴毛已快到肚脐眼了。在妈的催促下,我只好把大短裤拉下到阴茎根部,妈就蹲下来敷药。开始妈的呼吸有点急促,使得阴毛都被吹动。没几分钟,阴茎就硬了,翘了起来。妈不高兴地说再这样你自己敷了,真的是生气了。
我急的不行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她看到我的态度是很老实的,就没说什么了。敷好后就到我身后把我裤子拉下来给屁股敷药了。敷完药后,就把我短裤提上来。当妈看到我阴茎还在翘着,眼睛盯着我。我敝得满脸通红,说:「它硬得痛死了,不知道是不是有毛病了。我不是故意的。」妈迟疑了一下,再次拉下我的短裤,硬硬的阴茎就弹了出来,就一直翘着。
妈用手掖了掖,没有说话,就出去拿来了一碗凉水叫我喝下,然后叫我吸气,没过多久就软了。我说不痛了,妈就忙她的事了。敷了不到一个星期的药就好了,每次敷药时,开始妈的呼吸都有点急促。
好在敷之前我的阴茎不硬,否则妈肯定要生气的。敷好药后都是喝一碗凉水,然后吸气,没过多久阴茎就软了。后来妈告诉我,那时我都能硬一刻多钟,和我结婚的女孩是有点福气了。
当时我逗妈说怎么说是有点福气呢?妈说同房一次能有二、三十多分钟,还能不高兴死了。这个暑假,因为妈看过也摸过我的阴茎,我渐渐地在妈面前经常曝露而不被责骂了。更乐意和妈一起干点农活,妈可能有人陪着她说话,而我在干农活小便时可以不避我妈,她每次都会看一下我的阴茎,当然那时阴茎不会是翘起的。
有一次翘起了,她就生气的样子。只要不翘起,在家时当她面换短裤都可以,她在身边还说说话。我后来问她为什么不翘起来,她就不生气呢?她说不知道。我猜测可能翘起来可能联想到做爱,所以生气。那时,妈四十一岁,爸又不常在家,于是看着没有做爱意思的阴茎也是一种安慰。
我和妈的关係变得更亲密了,在她面前可以自由曝露。县城离我家有十里路远,刚开始住学校,星期六回家,星期天返校。那个时候已经开始了考大学了,为了让我有更多的时间读书,我妈找到一个同村的在县里上班的人帮忙,找了一间小房子让我住着,说要我抓紧时间好好唸书,週末就不要回家了。
妈隔几天就进城来帮我整理卫生,要是她洗到过遗精的短裤就会说,要把精力用在学习上,不要乱想。我就说没有,她好像自言自语地说不要老想这事,要注意身体,好好学习。她说这些的时候看不出在生气,不过她总是担忧考不上大学,我只能当农民。在高中期间,就只知道读书,性根本就不是问题。当然考上大学是自然的事,两年后我就成了我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
在17岁那年的这个暑假,第一次和妈做爱了。那是高考完后,自己就像垮了似的,无精打采。
那时我妹妹、爸妈在楼下住着,我一人在楼上住,楼上其它的房间放了些杂物,有时妈上楼来收拾房间,或是拿点东西。高考完后没几天,爸就回家了。他看到我无精打采的样子,问了我考得怎样。我说考得不好,可能考不上。他说考不上的话,再複习一年,只要努力,你是能考上的。这次爸在家住了一个星期,他帮妈忙农活了。我在楼上複习,累了的时候,就在楼上的大厅铺上竹蓆躺会。
那时候农村早就包产到户,爸回来的这些天,爸妈一起干农活,妈照顾爸,到楼上来的时候少些,呆的时间也短。有时看到我在看书,又心不在意的样子,就劝我看书累了就休息一下。有时叫我和他们一起去做点农活,去了一、二次,看到爸妈很配合地做农活,心里也很开心。更多的时候我不愿去,她就分派一些小事情让我去做。
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爸坐在上首,我和妈对面坐着,二个妹妹坐在爸的对面。在吃饭的时候,爸妈聊些农活的事情。然后又说到我考大学的事,妈说你既然觉得考得不好,就在家好好複习,要是真的没考上,再去读书,要是读到二十一、二岁还考不上,就回家种地。当时我小妹就说妈好偏心,她姐妹俩天天要去干农活,哥就可以不去,还允许老留级。
妈笑着说,等你俩要考大学了,也不要干农活了。你哥现在最苦,不要和他比了。
说完夹了菜往我碗里送,我感动得差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心里感到妈最能理解我了。那时候,想从农村出来到城里工作,只有读书一条路了,实际上,爸妈对我们兄妹都寄于了厚望。爸走后的第二天吃完中饭后,我在楼上大厅的竹蓆上躺着,大门外的太阳火辣辣的,让人直想睡觉,好在夏天的农村也有睡午觉的习惯。
刚躺下不久,妈穿着背心和大裤衩,手里拿了梨上来了。我就坐了起来,妈也在竹蓆上面对大门坐了下来。说看我睡了没有,说把它吃了吧,说是爸带回来的,特意给我留了一个。我已这么大人了,怎么好意思一人吃呢?我正準备去那刀来分开,也让妈吃点。她说不要了,梨又不是什么宝贝。看我还不吃,就咬了一口后,递给我说吃了吧。我在吃梨的时候,她说村里的人看见她总问她我考上没有。
我问她怎么回答呀,她说考大学这么容易啊,村里还没一个考上的。考上就好,要考不上就再读吧。说着说着,妈说还是躺着说话不累,就躺下说话,我仍然坐着。妈可能太累了,不一会就睡着了。已经有很着年没看到妈这样睡觉了,在14、5岁时很想看看妈阴部的想法好像又唤起了,但从来没有和妈做爱的念头。
妈侧着睡的时候,能看到大半个屁股,白得有点耀眼;在平着睡时,能看到大腿根,同样的白;想看看阴部,还是看不到,也就算了。后来和妈做爱时,抚摩她阴部的时候,她还问起这件事,问我那时是否偷看过。我说没有,第一次看到是她在换衣服时碰上的。
我问她那时怎么这么累在楼上睡着了?她说你爸回来时若有好几天的话,回来的那天晚上和要走的头天晚上就会同房,还要说会话,没睡好觉,第二天还要干农活,能不累吗?第一次看到妈阴部的时候,是在考后差不着一个月接到大学入学通知书以后。知道这消息后,妈最高兴了,我又开始和妈一起干农活了。等到妹妹不在身边的时候,我就可以不避妈小便了,每次妈还是只看看就掉转头去了。
头几天妈和我有说不完的话,吃完中饭后,就到妈的房间,正碰上她在换衣服,裤衩还没有穿上。
妈看我进来,不知所措地忘了把裤衩拉上去,有好长时间了,我看清了,裤衩盖着的部分真的白,阴部鼓鼓的,毛不多,可以看到有点深色的阴部。等妈反应过来时,转过身去把裤衩拉上,等她弯腰的时候,能看到俩腿之间的阴部确实很鼓。妈带有责备的声音说,进来也不说一声。
我当时想说什么,只是颤抖地叫了一声妈,连她什么时候把衣服穿好了也不知道。后来妈告诉我,那晚她哭得很伤心。我说为什么呢?让我看到了吧,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没有拉上裤衩。
我问她你看到我的怎么没什么感觉,她说可能我是孩子吧。那时她还年轻,有很少时候会想这件事,有时看了看你的后好像就不想这事了。我问她第二天为什么看不出她为此哭过,还是和我一起去干农活。她说我有出息,她还是和我有说不完的话,我已经知道了我是她一生最大的成就了。也许知道自己考上了大学,生命的活力被激发了,性的慾望更激发了。那时候在农村,要不就激发不出性慾,要不等结婚了才能让性慾不再压抑。像我这个样子,被激发的性慾会自然地集中在妈的身上。妈的阴毛和鼓鼓的阴部,总浮现出来,当天晚上就遗精了。
第二天,她洗衣服时,又在说我不要胡思乱想,说妈都快老了,等你大学毕业成家了就给你带小孩去。那时她担心她和我会有点事的,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当天晚上,等妹妹睡了后我就走进了妈的房间。她躺在床上,见我进来就说还不睡?我说睡不着,就在她床边坐了下来。她说她累要睡了。
我就迅速地爬在她的身上,说我想。妈用力想把我掀下来,可是折腾了几分钟是掀不下来的。她就坚定地说这是乱伦,会被雷劈死的。我说不会,这是迷信。
并用手扒她的短裤,她用手抓住。她也没有大声吵闹,这样邻居会发现的。就这样僵持着,我知道短裤是扒不下的。
我就用一只手从裤衩边伸进去,摸着她的阴部,正想摸进阴唇之间,她又动的厉害,手于是就停在了外阴部。这样又僵持了几分钟,妈沉沉地说,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爸爸吗?他挣钱让你读书,你还给他带绿帽子。没有你爸挣钱,能过上现在这么好的日子?你要是这么没良心,妈就给你了。说着失声隐隐地哭了起来,我身子下的妈妈颤抖不已。到这时,性慾没有了,阴茎也软了,离开了没有防护的身体,全身沉重地回到了楼上。
第二天,妈照常出去干农活。吃午饭时在楼下叫我吃饭,我也没有下楼。晚饭再叫我时,我也没吃。睡前她端了二个荷包蛋给我,我都不敢看她一眼。几天后,和妈的关係又缓和了,开始跟着她干点农活了。后来才知道,这几天晚上想起都会哭。妈真的是喜欢我了,晚上又开始和我聊天了,说谁谁看到她时说她有一个出息的儿子真有福气。在外干活时,她又变得很轻鬆了。这事还没出一星期,就和妈做爱了。那晚是轮到我家给地浇水,我不在家时大都是妹妹陪她去。
在我读高中的时候,回家很少。要是碰上了,就我陪妈去的。实际上没什么事可做,只是妈胆子小需要人陪着。等到上一家把水浇好,已晚上九点多了,村上的人都睡了。我们反正是今晚最后一家浇地,半小时才去。我抗着铁锹,妈拿着雨布在浇地时好有个地方坐着。
到了我家地时,在一个空地把雨布铺上,叫我坐着,她去把水渠做好。以前都是这样,而现在我该去做水渠了,妈只好跟在我身后。不一会,我们就在雨布上坐着,每隔半小时去查看一下水渠看有没有垮了的地方。当时我看着天上星星,微风吹来,小虫在叫个不停,觉得环境真好。妈可说她没有觉得环境好,我说可能是没心情去感觉这环境吧。然后,她聊着还没出嫁时的事情。
由于雨布太小了,妈和我的大腿碰到一起。妈摸了摸我的大腿,说夜里有点凉了,在夏天这是很舒服的。我也顺手把手放在了妈的大腿上,感到凉凉的,感觉真好,但手一动也不敢动。一会儿我的手在她大腿上轻微地动了动,妈就用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几乎很难动了。就这样,又聊到那晚爬在她身上的事,她说这事让她伤心了好几天,想到了我是个没良心的东西。
你读了这么多书,怎么这样不讲道理?说等我读了两年书后就给我在县城找个对象,毕业后就回县里工作。
聊着聊着,我的阴茎硬起来了。我猛地把妈压在身下,伸手去拉妈的短裤。她动得很厉害,而且又在骂我。但是最后还是把她的裤衩拉下来了,阴茎在她大腿中顶着,总进不去。妈在不知不觉中用手扶着我的阴茎插进了妈的阴道里。妈平躺着,张开大腿,我趴在妈的身上。当时脑子一片空白,说起来真好笑,连阴茎都不知道在妈的阴道里来回动。可能是太激动了,很快就射精了。等阴茎软了后,妈说起来吧。她拿她的裤衩搽乾净我的阴茎,然后分开她的大腿,擦了从阴道里流出来的精液。
然后重新坐下来,流着眼泪说别人知道我们乱伦了,可怎么过呢?要是你爸知道了可怎么办呢?半个小时才平静下来,说以后再不能这样了,说乱伦了不怪我,要怪就怪她自己。后来和妈做爱时,我问她当时为什么她会扶着我的阴茎插进去呢?她不好像意思地说你真没良心还这样问,她说我一接到通知书,就想着和她做那事,是看到我憋得太难受了。你是有出息的,但就这事做得不好。
接下来的二天,妈对我变得冷冷的,不正眼看我。我也只好跺她远远的,激动的心情已没有了。第三天,爸回来了,看着他自己感到内疚,有很深的犯罪感。
在吃饭时,头都没抬一下。吃着饭,爸说妈这几天瘦多了,我也应该帮妈多干点活。我说行,妈夹了点菜给我,微笑地说他还是干了不少事的。这样一来,我的心情又轻鬆了。午睡后和他们一起干农活了,又看不出来我和妈不愉快的影子了。爸这次回家只住了3天又走了,他走的那天晚上,我想抚摩一下她的屁股,被她用手挡住了。
爸走后的第二天晚上,我独自一人在楼上睡觉了。我正要睡着,发现妈躺在我的身边。我顺手在她短裤外摸着她的下身,她后来摸了一下我,发现硬了。她说真有点想我,就脱了自己的裤衩和背心。我把衣服脱了就爬上去,还是妈把我的阴茎插进她的阴道。插进去后,妈的屁股左右摇动,很快就气喘吁吁。我也激动万分,很快就射精了。不久就发现妈的下身粘糊湖的,她说不要动了。妈的双手放在我背上,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妈说不要哭了,反正都这样了。就这样聊天,软软的阴茎还插在妈的阴道里。当我问她昨晚我摸她一下都不同意。
她说爸前天夜里和她同房了,昨晚当然不能和我睡。一听到她说和爸同房,阴茎一下就在她阴道了自动变硬了。妈说怎么在里面就能变硬呢?我说我不知道。
妈说现在不要害怕了,不要太着急了。然后她用手抬起我的屁股又放下,几次后我就知道在妈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妈的双手就放在我的腰上,不久她的呼吸变得很急促,但不是叫床声。叫床声是我后来结婚和老婆做爱时才知道的。当我的阴茎插在妈的阴道里一动不动时,她的屁股就左右摇晃。突然,她的嘴吻着我的嘴,她用呀咬住了我的舌头,全身一动不动,紧绷绷的。随后,喘了一口气,全身就软下来了。我的舌头还有点痛,就说妈怎么把我的舌头都咬痛了。妈什么也没说,把我抱得紧紧的。然后问我你的还没软啊,我说还没有。她说不要憋着,会把身体憋坏的。妈说她的下身太粘了,拿她的短裤搽了搽。
我又在妈的阴道里插进插出了,不久,妈「啊」了一声,她的嘴吻着我的嘴,她用呀咬住了我的舌头,全身一动不动,紧绷绷的,这回我射精了。妈好像就睡着了,全身软绵绵的。我的阴茎软了时,妈好像缓过劲来了,说下来吧,压得她都累了。我就在她身边侧躺着,就想摸摸她的下身,她说还是不要摸了,手不乾净。于是就一只手摸着妈的乳房,乳头比较大,也硬硬的。还没过半个小时,我又硬了。我把阴茎放在妈的手上,她惊讶地说怎么还能硬?到底还是年轻,以后可要注意身体了。说完就平躺着,张开大腿我又爬上我妈的身上,又做了起来。
这次做的时间可能超过20分钟了,大多数时间是用力地插进插出,力量大多了。
这次妈没再咬我了,射精后就躺在妈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吃午饭了,看到妈时,从她眼里流出了开心。这次做爱记忆非常深刻,现在想起来,做爱的细节都记得清楚。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隔一天就做一晚,每晚都做二次。妈告诉我她的大腿根都痛。这是我一生中做爱最疯狂的一段时间了(另外一次是和老婆做爱不久出现的)。还有一星期我就要去上学了。爸还有两天要回来了。那晚又和妈在做爱,她好像更激动。还会说些色色的话,说你的真硬,年纪轻轻的一次就能做这么长时间。
第二次做爱时,我的阴茎还没硬,她就叫我爬上去,用手拿着软软的阴茎在妈的阴道口来回划拉,很快就硬了。她说你看这么快就硬了,于是就插进去了。
这段时间和妈做爱,让我体会到和爱的人做爱是件非常好的事情。这次做完后,妈说以后少喝点酒,要是喝醉了说出去了可不得了。我说不会的。
爸回来的那天晚上,吃过晚饭我就上楼了,那晚妈也没有来过。我也知道爸妈那晚要做爱的,心里没别的感觉,心里觉得空空的。第二天没人的时候,妈看到我情绪低沉。没人的时候就对我说,昨晚和你爸同房了你就这样,真是没出息,那是你爸啊。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又经她这么也说,这种微妙的情绪就没有了。
以后再没有出现爸妈做爱时自己出现抵抗的情绪。
大学是在500里以外的省城,上学的头一天村里同宗的伯伯请我们一家人吃饭。吃午饭后妈说和我回家收拾中心,爸和妹妹仍在那里吃晚饭。一回家,妈和我就直到楼上我的房间。各自脱了衣服,躺在床上。我很想扒开妈的大腿,看看阴道,她不同意,反而把腿夹的紧紧的,只好躺回到妈的身边。她说要想就来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还是老一套做爱的办法,要不就是我插进插出,或者妈左右摇晃着屁股。不久就来咬我舌头,后来知道这就是她的高潮。由于还没射精,又再做了一偏,她再咬我的舌头,然后我也射精了。做完爱后,妈休息了一会,显得更有精神。然后就开始收拾东西,忙得差不多了,我又抚摩了一下妈的屁股。妈说你又想了,就又到了我的房间。只脱了裤衩,我就爬上妈的身体。她老说时候不早了,快点做,担心他们回来。她还真说对了,刚射完精,就听见小妹在门外喊去同宗伯伯家吃饭。妈赶紧坐起来,精液都流到床上,来不及擦擦下身就穿上裤衩了。
第二天,在泪眼中、在亲人的欢笑中去上大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