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八章 一封密信

风月大陆 第八章 一封密信

时间:2018-07-11 回到艾司尼亚,天色尚未完全亮起来,只有赶早市的市民正在準备摆开摊子,整个城市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见到叶天龙的军队押着大批的俘虏,浩浩蕩蕩的从喧闹的城门口进入,沿途的市民这才发现,一夜之间,叶天龙大人已经率领军队打败了敌人,重新夺回了被佔领的安山巖寨。
  一下子,叶天龙大获全胜的消息便传遍了艾司尼亚全城,人们无不发出讚歎,如果说叶天龙以前那些骄人的战绩,艾司尼亚的市民都仅仅是听说而已,那么现在他们已经亲眼看到了叶天龙的表现。昨天他们还在人心惶惶,听逃难的百姓述说敌人的凶残和可怕,可是转眼之间,这一股敌人就已经彻底消失了。
  「叶天龙大人真的是厉害啊!怪不得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失败过……」
  「常胜将军,叶天龙大人真是一个常胜将军,有他在,艾司尼亚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法斯特有叶天龙大人,真是万幸啊……」
  街头巷尾的传说越来越多,越来越夸大,在这一切兴奋的谈论之中,很多时候都离不开某个人在暗中不动声色的推动和策划。
  但是对于艾司尼亚普通的市民来说,他们所关心的却只是叶天龙这个人物的所有事迹而已,联想到叶天龙之前的战绩和在艾司尼亚担任东督时表现,以及在倩女皇巡游之际面对杀手时指挥若定的传说,可以说,叶天龙在艾司尼亚民众的心目中,已经渐渐树立了其不可动摇的地位。
  真正说起来,这一次的战绩其实一点也没有多少出众的地方,但是对于艾司尼亚的市民来说,却是他们这些年来极少见到的军队凯旋归来,加之又和他们是切身利益相关,因此,心理上的意义也就更大了。
  但是对于那些心怀叵测的人们来说,叶天龙的军队如此凯旋归来,却是更让他们咬牙切齿的事情,因为当一个人的成就得到众人的认可之后,他的毛病都会被人们原谅。
  比如说,现在叶天龙的好色品行,在艾司尼亚乃至法斯特的民众认知之中,已经是变成了英雄的风流韵事,或者说,是真名士乃风流。
  这样的看法,大陆上自古以来就扎根于人们的心中,就像是法斯特帝国的第五任皇帝亚里善达一世,虽然他的后宫之中已经有了佳丽三千,但是他还是在大陆游历的时候,结识众多的女人,并发生了无数的风流韵事。
  最出轨的是,他甚至和自己手下大臣的小妾发生了关係,并将其册封为自己的妃子,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因为他在武功文治上的卓越表现,被人称为「英武大帝」,是大陆历史上最杰出的君王之一。
  讚誉流传于艾司尼亚的大街小巷,但是此刻作为当事人,叶天龙却没有时间去关心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急待他去处理。
  「你们觉得这封信应该怎么处理?」
  无忧宫的一间小会议室里,叶天龙召集了石义信、鲁图先、左岛近、月如以及倩女皇。六个人围着桌子而坐,在他们的中间,是一封拆开的密信。这便是叶天龙从罗尚法那里获得的战利品之一,一封由阿尔沙米斯亲笔写给尤那亚的密信,其中的内容,在座的六个人都已经看过了。
  「这还需要问吗?我们应该立刻派人将阿尔沙米斯抓来,好好审问一番,看他还有没有同党?」
  倩女皇是第一个说话的,对于她来说,吃里扒外、二三其德、反覆无常的小人都是属于最厌恶的对象,阿尔沙米斯一边为自己工作,一边却在暗中写信给尤那亚述说他的苦衷,还约定将在尤那亚攻打艾司尼亚之际,做尤那亚的内应,这简直就是十恶不赦,她绝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出乎倩女皇的意料。其他的人却是一片沉默,大家似乎是被这样的突发事件所震撼,还没有完全消化一般。
  叶天龙的视线投到石义信的脸上,开口说道;「老石,你觉得如何?」
  石义信沉吟了一下,才慢慢说道:「杀一个阿尔沙米斯非常简单,但是这样一来,其他留用的大臣们就会害怕,目前我们在艾司尼亚的局势还没有完全掌控,还是需要这些大臣的效命。」
  「石义信大人说得对,现在下面人的心还不是很稳定,我们又没有多少可以替换的人选。」左岛近也接口对叶天龙说道。
  「何况,如果我们不用尤那亚留下的人,就只有使用神殿提供给我们的人,这样一来,又会陷入更加麻烦的境地……」
  「这是一个阴谋!」鲁图先蓦然轻轻一拍桌子,打断了左岛近的话。叶天龙不禁为之一愣。
  「阴谋?你说什么是阴谋啊?」
  叶天龙的问题,也是石义信他们想问的,现在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在了面无表情的男人身上。
  「借刀杀人,这真的是好计谋啊!」鲁图先略一整理思路,便向叶天龙他们解释道:「阿尔沙米斯他不会是这种耍弄两面三刀伎俩的人,而且在时间上也不容许。当初大人您召集他的时候,他宁死也不愿到无忧宫来,现在又怎么可能会变得贪生怕死呢?」
  叶天龙微微点头,他回想起当日去阿尔沙米斯府第的事情,以阿尔沙米斯那时的反应来看,正像鲁图先所说的,绝不可能会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何况叶天龙也知道,鲁图先一直以来,对于宫廷中的大臣都十分关注,尤其是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一系的大臣,鲁图先暗中调查了他们的一切情况。
  「如果阿尔沙米斯大人的心机深沉,他之前的那些做法,全部是为了获得叶天龙大人的信任,那么这一封密信也是有真实的可能。」
  一直没有说话的月如这时候出声了。娇柔悦耳,有如天籁一般的甜美声音,即便是听听,也觉得十分舒服,在座的众人不由得竖起了各自的耳朵。
  「我觉得我们还是以缓兵之计来应对目前的局势,暂时不要动任何人。不过,为了今后不再受制于人,我们需要培养自己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叶天龙的心中微微一动,急忙追问下去。
  「很简单,从普通的民众之间挑选优秀的人才,充实到基层的官员队伍之中,这样一来,既可充分发挥民众的力量,又可以获得民众的支持。」
  月如的话引起了众人的一阵轻微议论,在等级森严的法斯特帝国,每一个阶层之间的鸿沟都是难以逾越的,叶天龙之所以能够从平民骑士升到目前的地位,固然是得益于前任皇帝的改革和皇女的青睐,但更为重要的还是,他的运气实在是无人能比。
  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官员的任职,都是由贵族内部挑选,如果没有被册封为骑士的话,就根本不可能挤进官员的队伍之中。如果是贵族骑士的话,还可以有世袭的机会,但是像叶天龙这样的平民骑士,就只有一代的世袭,换一句话说,叶天龙的骑士地位本来是到此为止的,他如果不能在军旅生涯中拚得足以受封的功劳,那么他的后代就会失去骑士的封号。
  因此,历代累积下来,法斯特帝国的贵族几乎是完全把持了官员阶层,平民出身的官员在其中算是一个异数。也正是这个原因,叶天龙在法斯特帝国的朝廷中,被很多的贵族看不起,只是目前他旗下的势力日渐庞大,使得这些人有话也只好在暗地里说说。
  「我们只有变革下面的基础,才可以真正重新建立一个强大的帝国。」
  此刻的月如,侃侃而谈,意气风发。胸有成竹的样子,实在令人无法将其和那个以娇媚动人的歌舞技艺以及绝世无双的风华名震大陆的美女联想在一起。
  「可是月如小姐,我们需要走的路还很长,要想变革帝国的基础,就势必会动摇到帝国贵族的利益,以我们目前的状况而言,这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
  天生就缺乏表情的冰血鬼族男人冷冷的插了进来,他并没有被美艳无匹的国务秘书那充满了蛊惑人心力量的话语所打动,十分尖锐的指出了问题的关键。
  「向各地发布选秀令吧!我已经和倩女皇谈过了好多次。」月如并不放弃自己的想法,继续努力向叶天龙提议道:「这个时候,帝国的大部分贵族都不会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他们不是和尤那亚密切联繫,就是和吉里曼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更尤甚者,自持拥有足够力量的贵族还想趁此机会,扩展自己的势力,进而获得更大的利益。」
  看了看鲁图先,月如再度将自己的视线投在叶天龙的身上,继续分析道:「因此,我们最大的资源和优势,应该是在于平民,这其中也包括了拥有大量财富但却没有权势地位的商人。借助于他们的力量,我们才可以真正和尤那亚与吉里曼斯他们对抗。」
  左岛近和石义信不禁交换了一个无比惊讶的眼神,在他们看来,月如在政治上的眼光,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
  如果说,以前他们和别人的想法一样,都认为把国务秘书的职位交给月如,仅仅是因为叶天龙的乱来个性所致,但现在,他们却暗暗佩服起叶天龙的识人之力。
  「月如小姐,这些事情你以后都可以慢慢推行,只是目前怎么处理这一封棘手的密信呢?」
  沉默了一会儿,叶天龙转口,将话题拉回到当前最要紧的事情上来。没有想到他这一问,却得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回答。
  「当然会有办法处理的,其实也很简单。」
  月如妩媚的大眼微微一转,突然笑道:「只是我把办法告诉大人您之后,您要怎么谢我呢?」
  众人一阵愕然,叶天龙更是哭笑不得。
  刚刚看月如,还觉得她就像是一个智慧过人的政坛老手,可是这个时候看来,月如就像是刚出道的少女。
  见到众人脸上古怪的表情,月如不禁发出一阵娇笑:「跟你们开玩笑的,叶天龙大人您不见怪吧?」
  叶天龙顿时为之气结。但又不知道是该好好骂月如一顿,还是该装作没有听见。
  「大人您可以直接将密信交给阿尔沙米斯大人,看他怎么处理,就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二心了。」
  月如飞快的说出了她的办法。虽然一听之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回过头来仔细思想,叶天龙他们不禁为这个办法拍案叫绝,不管这封密信是真还是假,这样一来,都可以得到阿尔沙米斯的一个明确答案。
  计议已定,叶天龙便很快将阿尔沙米斯请了过来,等他落座之后,他马上将密信交到了阿尔沙米斯的手中。
  一脸茫然的阿尔沙米斯看了一眼手中的密信,顿时整个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接着他飞快的将整封密信看了一次,一边看着,他的手也不停的抖动,甚至连身子也在微微颤抖。
  「看完了吗?现在心中有什么感想?」叶天龙坐在椅子上,以十分轻鬆悠闲的语气问阿尔沙米斯道。
  「叶天龙大人,这是我的笔迹,但是这信却不是我写的。」深深吸了一口气,阿尔沙米斯有些不相信的抬起头来,望着叶天龙道:「请问大人您,这一封信是从哪里得到的?」
  「是罗尚法逃脱时遗留下来的。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吗?」
  叶天龙一边说着,一边示意阿尔沙米斯回到座位上去。
  但阿尔沙米斯却向叶天龙行了一礼,然后以一种恍惚的语气说道:「叶天龙大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但现在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就请大人您发落吧!」
  点点头,叶天龙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阿尔沙米斯的跟前:「那么你就把这一封密信收起来,不要再给别人看到了。」
  阿尔沙米斯的身躯猛的一震,抬起头来愣愣的望着叶天龙。
  「好好收藏这一封密信,说不定你以后还会用到它的。」叶天龙微笑着,十分自然的伸手轻轻在阿尔沙米斯的肩头一拍。
  似乎是从睡梦中被惊醒一般,阿尔沙米斯又是猛的一震,接着双眼之中射出感激的神情。
  「回去吧!不要再把这信的事情放在心上。」
  听到叶天龙这样说,阿尔沙米斯默默的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了数步之后,突然转过身来,望着叶天龙:「叶天龙大人,我欠您一条命。」
  说着,阿尔沙米斯跪倒在地上,向叶天龙用力顿首。
  叶天龙连忙疾步上前,一把将其扶起来:「阿尔沙米斯大人,你只要好好工作,就不要再去想别的什么事情了。」
  在阿尔沙米斯感动的眼神中,叶天龙知道,这一步棋,是正确的。
  「叩,叩,叩……」
  轻轻的敲门声中,月如的甜美声音有如天籁一般响起。
  「叶天龙大人。」
  「请问月如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叶天龙应声出来开门,只见月下的美女如梦如幻,的确不愧是名震大陆的一代绝世艳姬,难怪有无数的人为其癡迷,为其神魂颠倒。尤其是月如那双明澈而又艳丽大眼睛,看似天真无邪,却又带着一丝世故而奇异的光芒,令人一见便深深被吸引,如果定力不够的人,可能整个心神都会投入其中。
  「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难道就不能够找叶天龙大人您聊天吗?」
  月如以无比魅惑的姿态款款移步,衣裙飘飘,莲步生辉,脸上的光辉令人难以移目,整个人恍如月下的仙子。
  一步,两步……
  直到行进至叶天龙的跟前,淡淡的,品流极高的香气扑鼻,叶天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强慑心神,道:「月如小姐的芳驾光临,我是求之不得,自然要举双手欢迎,怎么会不欢迎呢?」
  「敷衍之词,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月如横了一眼,那眉目之间的妩媚娇柔,令人心蕩。
  「不过我喜欢听这样的话,所以,还是会很高兴的。」
  一边说着,月如一边从叶天龙的身边经过,进入了叶天龙的房间。在擦身而过之际,两个人身体之间轻轻接触,一种柔软香绵的感觉立刻传到叶天龙的内心。
  「我今天帮你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所以,我现在是来要回我的报酬。」
  看到叶天龙转过身子,张开嘴巴想要说话的样子,月如立刻伸出了一根洁白修长的玉指。在墙灯的照耀下,青葱玉指好似透明一般,叶天龙望着在缓缓摇动的玉指,一时不觉得有些癡了。
  直到听月如提到什么报酬,叶天龙才回过神来,有些不解的问道:「报酬?月如小姐什么时候有提出这样的要求啊?」
  轻轻一笑,月如的玉指在叶天龙的鼻子前面晃了一下,道:「看你的记性,还怎么可以当大将军呢?」
  甜美的话语之中,透出了一股不着痕迹的打情骂俏的味道,加之俏脸上那种媚笑如花、轻嗔薄叱的表情,叶天龙的心神不觉为之一蕩,也忍不住笑道:「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将军。」
  月如掩着小嘴轻笑一声,道:「既然你不是什么大将军,那么就更好了。」
  「什么更好了?」
  叶天龙对于和美女口舌花花,那是非常喜欢的,何况还是月如这样一个美艳绝伦的大美人,他自然是回答得顺口顺手。
  「还在装蒜,你真是一个有趣的男人。」
  月如娇笑着,青葱玉指终于点上了叶天龙的鼻端。那种如凝脂琼玉般的感觉顿时从叶天龙的鼻端一直传到他的心底。
  「乖乖不得了,这个女人真不愧是女人中的女人。」
  叶天龙顿时在心中大叫起来,难怪一直以来,人们都在传说,美艳绝世的月如是女人中的女人,仅仅是这样轻轻的肌肤相触,感觉就已经是非同一般了,如果真的将月如整个人抱在怀中,那时候,真的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快美感觉?
  「来,你跟我走,我会让你见识一些你以前没有见到过的东西。」
  月如一边说着,一边伸出纤纤玉手,十分自然的牵起叶天龙的右手,那种神态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般,又像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
  叶天龙实在没有想到,月如这样一个艳丽无匹、风华绝世的大美女,做出这等清纯小女儿的动作,感觉竟然如此的动人。
  如果换成别人的话,这种身份和姿态的转变,会令人感到不舒服,甚至会产生非常彆扭的感觉,可是在月如的身上,叶天龙却没有丝毫不协调的感觉,也看不到任何的做作。
  「百变魔女。」
  叶天龙的心中蓦然闪过这样一个名词,这样变幻无穷的美女的确是男人眼中的无上极品,是上天所赐的绝世恩物。
  到了无忧宫一间花木扶疏之处的宅院,叶天龙知道这里目前便是月如的住处,这是身为倩女皇国务秘书的特权之一,普通的大臣是不可能在无忧宫里面拥有住处的。
  穿过两层楼高的宽阔大厅,顺着黑色的大理石地板向里面的走廊前行,很快到了一扇包着金线的沉重的木门前面,领路的月如停了下来。
  「这里怎么不见一个侍女……」
  叶天龙环视了一下,见到四周静悄悄的,偌大的楼房之中,没有见到一个侍女的蹤影,不觉心中有些暗暗生奇。
  「我都让她们回去休息了。」月如微笑着,有些俏皮的问道:「叶天龙大人想见见她们吗?」
  「不用了,不用了。」
  叶天龙不禁苦笑了一声,然后伸手一指眼前的这扇房门,问月如道:「月如小姐,这里面又有什么好东西吗?」
  「当然,现在请你闭上眼睛。」
  叶天龙依言闭眼,但是他却同时耍了一个花招,心神贯注,使出了他的心灵之眼来「察看」里面的情况。
  房间里面没有任何人的气息,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此外只有一组座椅,靠一侧墙摆放着,座椅的正当中有一张矮几,是用白色的云石所製,矮几上面似乎还排放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物件。
  此刻门锁已经打开,温热腻滑的感觉传来,月如的纤纤玉手牵起叶天龙的手,推门走了进去。
  叶天龙连忙收回了自己的心神,从房间里面的情况,他实在想不到月如的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蓦然,叶天龙的心中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说这个艳名冠绝大陆的女人想要和自己来享受一段欢娱时光?
  不过,旋即叶天龙推翻了这个近乎荒谬的想法,就算是再有自信心,他也不敢想像月如这样的美女会自动投怀送抱。何况,像月如这样的女人,绝不会这么简单的。
  「现在,请大人张开眼睛。」
  叶天龙感觉上自己是到了那一组座椅的前面,听到月如的声音后,他立刻睁开了眼睛。
  果然,他和月如都是站在那一组座椅的前面,叶天龙所站的地方正是云石矮几之前。
  等看清楚了矮几上的那些东西,一下子,叶天龙的眼睛张大了。
  多头皮鞭、皮质的镣铐、金色的耳环、金色的小铃铛、银色的细炼子,还有其他一些长长短短的物件。
  「这些是……」看到这些似曾认识,又不太确定的东西,叶天龙不禁有些不解的望着月如。
  「叶天龙大人,我想你应该是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吧?」月如的俏脸上泛起了一丝神秘的微笑。充满了智性的俏丽脸庞上,闪动着一种奇异的光芒,这让叶天龙感到熟悉却又陌生。
  但奇怪的是,叶天龙的内心却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渴望和冲动,似乎,这正是他一直以来所期待的。
  「大陆上的许多达官贵人、王族公卿,都千方百计想从我这里得到他们梦寐以求的宝贝。」
  月如的俏脸上闪动着魔性的光辉,美眸之中的光芒,足以让任何男人迷失自我,甘愿做一只扑火的飞蛾。
  「经过我亲手调教的女人,都是最优秀的,但是好的女人难寻,所以,我想请叶天龙大人帮我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