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学校园秘闻录之追艳记 第十四章 谎言

中学校园秘闻录之追艳记 第十四章 谎言

时间:2018-06-12 陈志豪厉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这家伙是谁?你们两个躲在房里都干了些啥?」他又愤怒又激动,脸色跟猴屁股一样红。
  黄蕾眼中含泪,双目瞪得大大的,显得既委屈又惊奇。她摇了摇头,哽咽着说:「他……他就是从前老是缠着我的那个……初中生,我……我不知道他怎么会藏在房间里。志豪,我真的……真的不知道他在这里……」
  陈志豪一掌拍在翻倒的桌子上,铁青着脸说:「你不知道?那你刚才为什么死都不肯开门?你如果心中坦坦蕩蕩,为什么怕我进来?你拖了这么久才开门,还不是想让他找地方躲好?哼,可惜啊可惜,我终于还是把他给揪了出来!」
  黄蕾急得哭了出来。是啊,她确实很难解释清楚。心高气傲的她,怎么好意思承认自己刚才是在看色情片?而且还是和我「一起」看的。说出来恐怕会越描越黑了。
  我揉着摔痛了的臀部,支撑着站了起来。心里一片混乱,想不到自己居然被发现了,这下子不但得不到梦寐以求的女体,恐怕还免不了被抓进警局。怎么办?
  我不由害怕起来,傻傻的说不出话。
  陈志豪跺了跺脚,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一手扯住了我的胸襟,吼道:「小鬼,你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你怎么会在这里?快说,快说!」
  我抬眼看了看他。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面的仔细观察他。在那个小录像厅里,我坐在后面,未曾看清楚他的脸。现在,我总算看清了这个让黄蕾如此心动的男人。他长得确实很帅,只可惜脸上写满了妒忌和狰狞。他确实有一副好身形,只可惜一望而知没有打架的经验。虽然他比我年龄大,但要是动起手来我自信可以和他拚一拚的。
  但我此刻心虚胆怯,做了亏心事后理不直气不壮,拳头就像早泻后的阳具一样疲软。在他的厉声喝问下,竟连腿都有些发抖。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三四个男女同学涌了进来,七嘴八舌的嚷嚷开了:「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
  「你们是在吵架吗?黄蕾,你干嘛哭了?」
  「这个男孩是谁?」
  ……
  我抬眼一看,当先一人身形窈窕,一头乌黑的长髮在肩头轻轻飞扬。她是,是庄玲,哦,救星,现在只有你救得了我了!
  正要大声叫她,冷不防她已经一个箭步冲到了我面前,脸上带着无比吃惊的表情说:「阿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在外面野够了,回来就该好好的呆在自己房间里!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目瞪口呆,吃惊之下口齿都陷入了无政府状态:「你……你……」
  语音未落,庄玲就打断了我的话,娇叱道:「好啊,你竟然连表姐的话也不听了!哼,等舅妈回来了,我非要好好的告你一状不可。」
  陈志豪的嘴张大了,吃惊的说:「庄玲,他……他是你的什么人?」
  「是我表弟阿守啊。我舅父舅妈都去出差了,托我看着他几天。这小子整日在街上疯,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庄玲说的似模似样,连我都有点儿信以为真了。她突然伸出手扭住了我的耳朵一扯,我痛的惨叫一声,人已被她拉了过去。
  「小坏蛋,你快说,你躲在这里干嘛?」她摆出了长姐教训幼弟的威风,娇喝道,「你又怎么会惹的师兄师姐生气了?」
  「等一下。」黄蕾走前几步,黑白分明的双眸扫了我一眼,对庄玲说,「你说他是你的表弟?不可能吧。他……他明明是……是一直骚扰我的那个初中生。」
  庄玲俏脸一沉,冷冷的说:「黄蕾,你别胡说。他确实是我表弟,是不是要到派出所翻出档案给你瞧瞧?嘿,他又几时骚扰过你了?」
  「是啊!阿守的确是庄玲的表弟嘛!我早就认识他了。」一个尖利而响亮的高音频女声在我耳边响起。我吓了一大跳,转身一看,原来说话的是个身材娇小的女孩。要不是亲眼见到,我真无法相信这样小的体积竟能发出如此令人崇拜的高亢之音。……对了,早上这群人来时,我曾听到一个女孩子的高声谈笑,想必就是这位大姐了。
  问题是,这位拔刀相助的姐姐长的也实在太谦虚了,谦虚到我不认为自己有认识她的胆量和荣幸。她却说「早就」认得我,这又是为什么呢?……嗯,她是在帮庄玲圆谎!
  黄蕾更急了,说:「就算是你表弟吧,那他也肯定是在我来之前就躲在这里了。这一点我没说错吧,庄玲?」
  「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庄玲露出惊奇的神态说,「再说了,阿守来这里又为什么要躲呢?不是你开门让他进来的吗?」
  黄蕾猛的倒退了两步,苍白的脸上已没有一丝血色,颤声道:「这是你的房间呀!你……你刚才不是一直和我坐在这里聊天吗?……十来分钟前你说出去拿饮料,可是,可是……」
  「是你说今晚要在我的房里试衣服,我才把房间借给你单独使用的呀!再说,吃完饭后我一直在小慧那里陪她打牌,哪有见过你?」庄玲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恳切,充分展现了炉火纯青的高超演技。我想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没有授予她真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是的。阿玲和我始终在一起嘛,怎么可能来这里?」小慧——就是那位在长相上很谦虚的大姐——诚挚的对陈志豪说:「我可以作证,阿玲没有来过这间房。」她那朴实的脸上满带着憨直忠厚的表情,使人感到怀疑这样一个淳朴的女孩简直是人道主义上的灾难。其演戏作假的功力虽比庄玲略逊一筹,但去角逐最佳女配角的奖项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小鬼,你怎么会进来的?」庄玲用力的扯着我的耳朵,责问说,「快说,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别说啦!」陈志豪突然发出了一声大的吓人的怒吼,瞪着黄蕾说,「你在骗我!你到现在还不说实话吗?」
  「我……我……」黄蕾的珠泪顺着白玉般的面颊流下,泣道:「我真的没有啊……」
  陈志豪一摔手,转身拂袖而去。门「砰」的一下重重的打在墙上,打在每个人的心上。
  黄蕾呆呆的看了看庄玲,又看了看小慧,最后再看了看我。目光中带着厌恶与悲痛。她一言不发,慢慢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