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十景缎 第一百三十二章

时间:2018-05-13 柳氏姐妹听他此话,脸上又现出十分奇异的神情。柳涵碧道:「那还用说,当然是掌门师姐要杀你啦。」柳蕴青道:「不是掌门师姐要杀 你,难不成你觉得是我们要杀你不成?」柳涵碧道:「假如我们想杀你,那也不会救了你出来,还给你敷药、包扎、疗伤、运气了。」柳蕴青 道:「是啊是啊,我们这样帮你,你还这样怀疑人家,那……那不是太过分了么?」两人越说越是可怜,小嘴微噘,两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 要哭了出来。
  文渊不觉啼笑皆非,道:「两位姑娘,我不是这意思,我那句话是在问:为什么呼延姑娘想杀我?」
  姐妹两人同时怔了一怔,向他不住眨眼,好像在审视什么奇特的物事。
  柳涵碧手指在他胸口一点,道:「你不知道,掌门师姐很不喜欢男人的。」
  柳蕴青道:「一般的男人就算了,像你这样武功厉害、长得又好看的,掌门师姐可更加讨厌了。」
  柳涵碧道:「只是武功厉害、长得好看,那也还好,可是偏偏你又跟我们说了一大堆话,跟秦师姐也说了不少话,跟林师姐、周师姐又说 了几句话,那就不得了了。」柳蕴青道:「跟我们还有秦师姐、林师姐、周师姐说了话,其实也还算好,可是你来的时机实在太糟糕了,作乱 的东宗的男弟子正在跟我们捉迷藏,这些天来打得不可开交,你选在这时候来碰上我们,那是大大的不得了了。」柳涵碧道:「来的时机不对 ,勉强也还算好,但是你又跟掌门师姐见了面,又不赶快溜之大吉,那真的无可奈何了。」
  她两人一边继续替文渊解穴,一边轮流述说,有如单独一人一口气说将出来,文渊听得虽不甚了然,但是精神不佳,无力多问,只是心里 暗想:「林师姐、周师姐又是谁了?嗯,大概就是客店中那两位姑娘了。记得呼延姑娘说了」东宗叛徒「,这么看来,云霄派中八成出了什么乱事。不过呼延姑娘一口咬定我不怀好意,未免有欠思虑了。那东宗的叛徒,定然也是极其厉害,呼延姑娘才会这样谨慎防範。」
  他略一提气,只觉胸腹之间内息不畅,穴道内气血郁结,当下默运玄功,佐以「沧海龙吟」的法门运使,丹田中一股真气沛然不止,自「 商曲穴」
  上通「石关」、「阴都」、「通谷」、「幽门」、「步廊」、「神封」、「灵墟」等肾经诸穴,经脉之中胶结窒碍之处尽数冲破,酸麻之 感随之消失,缓缓坐了起来,微笑道:「多谢两位姑娘,我没事了。」
  柳涵碧、柳蕴青正运劲于指,尝试给他解开穴道,忽觉他肌肤之下内气震荡,身子微微一热,疑惑之间,却见文渊已自行坐起身来,不禁 吓了一跳,同时叫道:「哎呀!」文渊道:「怎么了?」
  柳蕴青睁大了眼,道:「你……你怎么能动了?」文渊道:「我自己运气冲穴,也就能动了。」柳涵碧面有惊色,道:「掌门师姐的点穴 手法,就是秦师姐也要花上一刻钟才解它得开,你……你……」两姐妹神情惊诧,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文渊再一提气,内力运转无碍,穴道的确已解,心道:「呼延姑娘这点穴劲力,可没什么出奇之处哪。」但是当着两姐妹的面,也不好这 么说,当下微笑道:「或许呼延姑娘手下留情,没下重手。」
  此言一出,柳氏姐妹一齐大摇其头。柳涵碧道:「哪里有手下留情?我们刚刚帮你解穴,掌门师姐这次下手比以前只重不轻,根本一点儿 也解不开。」柳蕴青道:「是啊是啊,我们累得满头大汗,你却这么轻轻鬆鬆的自己冲开了穴,这个……可不是很奇怪么?」姐妹两人朝着文 渊看了又看,甚是惊奇。
  文渊上半身没穿衣服,被两个妙龄少女这样打量,不免不甚自在,当下取了垫在木柴上的衣物,便要穿上。柳涵碧一怔,忽然伸手抢过衣 服,道:「等一下,让我们看一下嘛。」文渊闻言愕然,道:「看什么?」柳蕴青道:「我们第一次看男人的身体,不能让我们看久一点吗? 」
  这话令文渊一阵困窘,心道:「这算什么道理?」手一伸,便即拿回衣服,道:「不可不可,这不妥当。」柳蕴青道:「为什么?」文渊 道:「男女有别,随意赤身露体,自然不妥。」柳涵碧秀眉微蹙,一根手指轻轻点着脸颊,似乎十分疑惑,沉默一阵,道:「我就是不懂,掌 门师姐说不可以给男人看自己的身体,你也这样说。」柳蕴青道:「我们也看过掌门师姐的裸体啊。给男人看到身体,到底会怎么样?你给我 们看了身体,又会怎么样?」
  文渊一时难以回答,支支吾吾地道:「这个……也不是会怎么样,只是……只是……」要解释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本来就十分为难,要跟 这样两个天真少女谈起男女之事,更是难以启齿。正当此时,忽见一个紫影飘上树来,说道:「涵碧、蕴青,你们又胡闹了?」来人身法轻盈 ,人美如玉,正是「天宫紫鸾」
  秦盼影到了。
  柳蕴青道:「我们哪有胡闹?」柳涵碧道:「我们只是在问文公子,为什么男人不能看女人的身体,女人也不能看男人的身体罢了。」秦 盼影脸颊微红,双手在姐妹两人头上拍了一下,低声道:「够了,别给人看笑话。」
  一见文渊上身裸露,脸上又是一红,轻轻别过头去。文渊耳后一热,匆匆穿上衣服。
  秦盼影见他穿戴妥当,微一躬身,道:「文公子,这两位柳师妹不谙世事,若有得罪,请多包涵。」文渊还礼道:「好说。」
  秦盼影道:「敝派适逢大敌,掌门师姐因而对文公子有所误会,小女子至感抱歉,必会尽力向师姐解释。日后若再相见,也免去一番纷争 .」文渊微笑道:「多谢姑娘。」秦盼影微微一笑,道:「掌门师姐此时正在到处追查公子下落,只怕转眼便至。柳师妹,我们先回去绊住师 姐。」
  柳蕴青噘嘴道:「秦师姐,我们都还没跟他说几句话呢,你就要我们回去了?」
  柳涵碧也道:「掌门师姐有你劝着就够了嘛,人家还想留着呢。」
  秦盼影皱眉道:「不要使小性子了,要是再给掌门师姐找来这里,可逃不了第二次。」朝文渊一拱手,道:「文公子,青山不改,绿水长 流,我们后会有期。」
  拉着柳氏姐妹,直跃下树,紫影飘蕩,牵着两姐妹掠地而去。
  三女匆匆而去,树上木巢中便剩下文渊一人。文渊心道:「今天这番遭遇,虽然来得莫名其妙,却也长了见识。巾帼庄石庄主已是女流中 的高手,这位呼延姑娘的武艺却更加狠辣几分。当日我跟小茵过招,也只不过伤了手腕,呼延姑娘下手之重,可也不比小茵差了。虽说最后是 四人攻我一人,毕竟也是了不起的武功,武林之中,确是奇人辈出。」转念一想:「不止呼延姑娘,那两位柳姑娘也是大大的奇人,只不过奇 处不在武功罢了。」
  他稍加伸展肢体,料想外伤不重,便拿了摆在一旁的长剑,纵身下树,心想:「方纔秦姑娘言道,呼延姑娘正在四下搜查,那么我也该离 这儿远些才是,免得横生枝节,又要大斗一场。」当下朝着秦盼影等离去的相反方向走去,心中所想,又已回到寻找紫缘等人的心思。
  此后一连数日,文渊仍是到处打听,希望能寻得一些蛛丝马迹。三女都是容貌超群,若有人见过了,决计没有全无印象之理,可是偏偏探 不到丝毫线索。他空自思念,也是无计可施。
  这天黄昏时分,文渊来到一处市集,见天色已暗,便寻了客栈投宿,向店伴索房时,顺便又向掌柜探问了三女下落。那掌柜摇头道:「没 见过的,要是真有三个美貌姑娘一起光临小店,我虽然老眼昏花,也不至于漏了过去。」文渊好生失望,深深歎了口气,只觉无精打采,正要 随店伴到房间去,忽听店中一桌客人传出轻声冷笑。
  文渊略一凝神,听得那桌有人低声说话,道:「这穷酸秀才失心疯了,居然在这儿打听美貌姑娘。方圆百里之内的美人儿,还有哪个没在 咱们主子的礼单上?」
  这句话声音极轻,若非文渊内功造诣不凡,那是一个字也听不到的。文渊心下一凛,心道:「那是什么意思?」转头一望,见那桌共有四 人,都是三四十岁的男子,说话的是一个秃头瘦子,眼神中显得甚是狡猾。旁边一人见文渊瞧向这里,伸肘轻轻一撞那瘦子,双目一瞪,骂道 :「他妈的臭小子,看什么?」
  文渊转过头去,假作惊惶,便随店伴上楼看房。到了房中,文渊问道:「楼下那四位客人,也投宿贵店么?」那店伴道:「是啊。这几人强凶霸道,小相公,你可别惹他们得好。」文渊微微一笑,心中盘算:「那人说的」礼单「是怎么回事?以人为礼?这事可透着点邪门,该探 上一探。」随口问了四人房间所在,便打发店伴出去。
  当夜文渊并不入眠,只是坐着运气吐纳。待得时近子夜,文渊悄悄步出房去,到了那四人房前,手按门板,暗吐柔劲,将木闩轻轻震断, 推门入房。那四人中已有三人熟睡,一人却正在房里徘徊踱步,便是那秃头瘦子,忽见文渊闯入,吃了一惊,叫道:「你……」
  但听「呼」地一声,文渊抢上前去,衣袖拂出,甩在那瘦子面门,柔力所至,将他打得一阵晕眩,一个「你」字语音像烟火般散开,便没 了声息,软软瘫倒在地,虽未受伤,一时却不得醒。文渊身形游走,将睡梦中的三人一一点了穴道,防他们醒来突袭,接着点明烛火,火光一 照,便见桌上放着一叠纸笺。
  文渊拿起一看,见上面写着一行金字「夺香宴礼单」,下面又有一行较小的金字,写着「罪恶渊薮四非人」。文渊疑惑更甚,将纸笺一张 张翻开来看,但见第一张上写着「余姚贺家么女贺如兰」几个红字,第二张写着「括苍派掌门夫人燕翠」,第三张写的是「淮河帮苏萍」,一 张张都是女子名字,有些在字首点了个红色小点,或是在字旁注有「上品」、「完璧」等小字。
  文渊惊疑不定,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心想:「这是什么礼单?为什么写的都是女子的名字?」夺香宴「?」再往下翻,写的赫然是「云霄 派西宗百灵鸟白月翎」。文渊心道:「云霄派西宗,那是呼延姑娘她们的同门了。」
  心中疑惑更甚,一张张翻下去,到了最后一张,文渊一看之下,身子猛然一震,如有一个大铁锤重重击在胸口,忽感说不出的害怕。
  这最后一张纸笺上只写了两个字,却比前面十余张还要令他震惊万倍,乃是殷红如血的两个字「紫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