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恶欲之源 第二十三章 山口百惠的最后演出

恶欲之源 第二十三章 山口百惠的最后演出

时间:2018-05-12 我疲倦地伸了一个懒腰,由于我故意加重了手脚,多香子、小宣与及安籐希这三个美人儿已筋疲力尽的同躺床上,沉沉睡去。我看一看墙上的挂钟,半夜三时正,也是时候跟师父联络了,于是我打开了我的手提电脑,迅速连上了网络,同时发现师父与灰狼早已Online了。
  「灰狼,家里好吗?」我已急不及待地问。灰狼吸了一口大烟斗,优闲道︰「家里没有问题,那两只婊子也算听话,反而你这边可能有问题。」我望了望师父的神色,问︰「什么问题?」师父已接着解说︰「程嘉惠那婊子已收到线报,知道你来了日本,由于她在日本没有执法权,所以她已拜託了她日本警视厅的朋友将你捉拿归案。」
  「那日本警察是什么来头?」为了自身安全我当然要问清楚,师父喝掉手上的红酒,已徐徐道︰「她叫樱夜美夕,才十六岁,不过却是龙行忍者小夜夕子的小师妹。」
  『樱夜美夕、小夜夕子』,我在心里念了两遍,可惜却完全没有印象。师父已接着道︰「不错,你可能没有印象,但我相信灰狼应该没有一刻忘记过小夜夕子吧!」
  灰狼点点头︰「不错,你也曾经听说过我的往事吧?当年我也是奸魔同盟的其中一名成员,虽然比不上你师父或蒙面奸魔这般出色,但在奸魔界也是有名号有身份的人物,只不过当年我遇上了初出道的小夜夕子,惨败在她的手上,连子孙根也被她割去,才弄成现在这样子,幸好当年你师父救了我,不然我也不知死了没有。不过我听说小夜夕子已经是龙行忍者的小师妹,何来还有一个师妹?」
  「本来是没有的,但是小夜夕子后来嫁了给她的师父,所以樱夜美夕才补位成了小师妹。」我看着师父与灰狼的神色,不禁道︰「你们不是要我对付那个樱夜美夕吧?」师父已点点头︰「正是,就正好作为测试修练后的成果。」我抱着最后的希望道︰「那么师父会出手吧?」可惜最后的希望却落空︰「你知道当日我由程嘉惠手上救你时为何不顺手把她也抓了?若所有事情我也给你办妥,那么你绝不会有所成长。而且当初你也答应了给灰狼报仇的。现在就给我好好干那个樱夜美夕,不然灰狼绝不会再替你调製那些药膏的。」
  可恶的师父竟完全掌握了我的弱点,看来我只好无奈屈服,幸好师父已接着说︰「不过我也不会叫你白白面对忍法,因为那跟叫你去送死差不多,而我也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查出那樱夜美夕的行蹤,你就用这些时间去北海道找我的一个朋友,向他学习对抗忍法的方法。」
  「对抗的方法?」终于也有些微胜算了,只见师父已点点头︰「他叫翼,退休前是奸魔同盟里的奸魔,同时也是一位上位忍者,所以他一定可以帮到你。」我已不禁道︰「师父你也没有办法对付忍法吗?」师父却摇头道︰「不是,不过我用以对付忍法的方法是中国传统的道术,而这却不是短时间可以学懂的,所以你为是乖乖的去北海道吧,何况那儿也有不少美人儿。」
  一听到美人儿我已立即清醒过来,「什么美人儿?」师父已笑着道︰「日本前两大天后之一的山口百惠就是往在那儿,退休后还开了间杂货店,小子你也好应尝尝成熟少妇的滋味。」
  由于师父的又一次甜言蜜语,所以我只好再次踏上了北海道之旅,只希望师父没有骗我吧。真想不到堂堂的日本天后退休后竟住在这种地方,我顺利地找到了师父所说的杂货店,随即走入店内。
  「先生,有什么需要吗?」耳边传来了一把甜美的女声,我转过头一看,已发现了这声音的主人。由于出发前我已收集了不少关于山口百惠的资料,所以我一眼已认出了眼前的美人儿,不过最令我惊讶的是眼前的美人儿无论就样看也只是那种年近三十的成熟美妇,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而且身材也没因生育了两名孩子而走样,仍然维持在女性最佳的状态。山口百惠留了一头爽朗的短髮,涂上了淡淡的化妆,那种风华绝代的诱惑,随即已令我的小弟弟举旗致敬。
  「你是山口百惠小姐?」山口百惠微笑着,礼貌地点点头︰「你是想要签名的吗?」我不禁鬆一口气,总算不枉此行,我已淫笑着走向山口百惠︰「我是来给你我的签名,用我那十寸长的粗壮墨水笔,将我的白浊墨水,全喷入你的子宫内,在你的子宫壁上签上了我的名字,这样才算是有纪念价值的签名。」
  山口百惠听到这种露骨的言辞,已不由自主的退后了脚步,不过我已一把拉着她的玉手,将她扯到我的身边。
  好东西不立即品嚐,味道是会变淡的,我将山口百惠直拖到一旁的木台边,已急不及待的将台上的物事扫落地上,再转身将扭动中的少妇紧按在檯面之上,将她的四肢以麻绳紧绑在台的四脚上。
  安置好山口百惠之后我却不能立即进行姦淫,因为一连串的脚步声已向这里直奔而来。是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两个十七、八岁的青少年,为首的男人见到我制伏了山口百惠,已朝我怒骂道︰「你这狗种想对我太太干什么?」可惜我当然不会将那区区三人放在眼内,已淫笑道︰「你的干字用得实在太好了,我就是专程来干你的好太太,你是要来学习学习的吗?」
  三浦友和闻言已暴跳如雷,随手拿起一支木棍便与两名儿子上前夹击我,当然这只是数字上的说法,而实际上其实是我一人同时夹击他们父子三人。天壤之别的实力之差令三浦父子不消一会全躺在地上,我随即已将他们一字平排的绑在椅子上,再用毛巾封口,令他们只能安安静静地充当着观众的角色,亲眼看着我如何姦淫他们的妻子与及母亲。我要山口百惠在她的丈夫及儿子面前淫秽地配合着我每一下的抽插,被我送上了史无前例的高潮,假若能将她弄至因姦成孕就更美满了。
  安置好一切我便随即拉下杂货店的闸门,正式开始姦淫眼前的美人儿。
  我一边淫笑着,一边围着山口百惠转了数圈,细心打量着到口的羔羊,同时给予山口百惠临危受辱的压力。山口百惠努力扭动着被紧绑起的四肢,意图避开我色迷迷的眼光,不过转瞬间我已走到她的身后,轻拍着她的香臀,告诉她这其实是白费心机。我抓着山口百惠的裙边,逐寸逐寸的向上揭起,曝露出山口百惠那白玉般细緻的大腿,而及那布满蕾丝花边的丝质性感内裤。
  我熟练地玩弄着山口百惠的大腿,却不忘道︰「穿这样性感的内裤,是用来勾引男顾客的吧?」山口百惠努力地摇着头︰「求求你不要在孩子面前弄。」我吻上了山口百惠的耳珠,轻轻吸啜着︰「他们可是一流的观众,为何不让他们看看自己的母亲如何被奸得高潮叠起?」同时我的手指已翻越山口百惠内裤的蕾丝边缘,开始玩弄着女性敏感的花唇。
  一瞬间,山口百惠发出了难过的呻吟声,我按着了摄录机的摇控,决定拍下山口百惠的最后演出。指尖的一小节轻插入山口百惠的肉洞之内,随即缓缓搅动着,而左手亦沿着山口百惠的领口伸入她的衣衫之内,玩弄着她的一双肉乳,我伸出长长的粗舌,舔弄着她细白的颈项,身上三个敏感的地带同时遭到了陌生男人的玩弄,令山口百惠发出了诱人的呻吟。
  我抽出她肉洞内的手指,上面早已布满女性发情的汁液,我轻轻抹在山口百惠早已羞得变红的面颊上︰「承认吧!你这个年龄是很需要男人的,若你试过我的厉害定会不捨得我,求我干多几发。」也不待山口百惠作出反抗,已开始解着她背后的衣钮。
  而随着衣服的不断减少,山口百惠那像征式的反抗亦越来越薄弱,直到我粗暴地撕下她的乳罩、拉下她的内裤,山口百惠已力厥地放弃了动作,任由我玩弄她成熟的躯体。
  有好东西当然要与大家分享,我连人带台将山口百惠抱到她儿子的面前,让他们近距离看着我出神入化的技巧。虽然已有了受辱的準备,但近距离在丈夫与儿子面前受到侵犯却是另一回事,山口百惠再次发出了哀求︰「求求你不要让他们看见。」可惜他们所面对的却是一头冷血的无耻奸魔,我就是不让他们错失这种精采场面,于是随手拿起了一旁的胶纸座,用胶纸紧紧贴着他们父子三人的眼皮,令他们不能合上眼睛,以免错失这场人间惨剧。
  我以手掌紧贴着山口百惠的阴户,不时以手指抽插着半湿润的肉洞及磨擦着她敏感的珍珠,另一只手亦同时玩弄着美妇成熟的乳头。岁月令山口百惠的乳头已不再是粉红色,但其实她的颜色仍维持得相当鲜嫩,尤其是她那肥美的大小阴唇,绝不比那些二十多岁的少女失色,可见她在过去的日子肯定不会经常性交。
  我决定先挑起山口百惠的情慾,才一举对她进行侵犯。如我所料,这美妇其实并未有满足过自己的性慾,所以才一经我的挑逗,她那肉洞已急不及待的分泌出又多又稠的淫蜜,热切期待着阴茎的入侵。我深深地在山口百惠的阴户上抹了一把,随即已将满手的淫水抹在她两个儿子的脸上︰「你们看,你们的娘多希望我干她,她下面的小嘴已在流着水,等着我的拜访。」说完已慢慢脱着自己的衣服。
  早已硬涨得生痛的肉棒得到了解放,在山口百惠的面前展露出雄伟的身躯,山口百惠本已因我的逗弄陷入半失神的状态,也不由得一下子清楚过来。
  「我的家伙够大了吧,足十寸长的大肉棒,待会你定要好好品嚐,比起你的丈夫儿子定大了不少吧?我保证你一定会很舒服。」看到三浦友和愤怒的眼神,我更加故意走到他的面前,将他们父子三人的裤子一一脱去,令他们的下半身裸露在空气之中。
  「真难得,三位三浦先生看到自己的妻子与及母亲受到侵犯,竟同时兴奋得充血起来。」
  受到眼前的刺激,基于生理反应,三根三浦牌阳具已扯直了身躯,完全无视自己的至亲受辱。
  「既然三浦先生也向我举旗致敬,那么在下定会尽心尽力,全力去干,务求令山口百惠小姐欲仙欲死,然后再来个因姦成孕,为三浦家添一位生力军。」
  一听到「因姦成孕」,山口百惠已想起自己今天其实正值危险期,而男人明显没有戴套的打算,虽然明知白费心机,但山口百惠仍作出了哀求︰「求你戴上套子,今天是排卵日。」可惜我却不理会山口百惠的哀求与挣扎,就在她的哭叫声中,火热的龟头已抵在女性的蜜唇上。
  粗大的肉棒不断挤开山口百惠的阴道肉壁,逐小逐小的进入了她那湿润的体内,虽然已有了充足的心理準备,但当真正被强姦时巨大的心理创伤仍让山口百惠流下泪来。相反三浦家的三位男性却表现得异常兴奋,妻子与及母亲的受辱反而更深刻的刺激着他们的慾望,令他们的男根暴露出最原始的兽性。
  男人的阴茎不断深入体内,『差不多到了』,山口百惠心里想,陌生的阴茎已进入到平时丈夫所触及的深度;但是山口百惠随即已发现男人的阴茎超越了自己丈夫的极限,更深入的进入自己的体内,渐渐地,男人的阴茎已进入到未曾触及过的深处,『真的有那么长吗?』山口百惠已不禁想,随即感到男人的阴茎已抵达阴道的尽头,正狠狠的抵着自己的子宫,强猛的力度甚至将自己的子宫压得扁平。虽然如此,但是山口百惠却没有痛苦的感觉,反而觉得大为受用。
  「不愧为生过孩子的女人,子宫比起一般小女孩柔软得多。」男人无耻的说话令山口百惠知道那触及自己子宫的肉棒并不是自己的错觉,而是男人确实直顶到自己的尽头。
  我待整根阴茎尽入山口百惠的体内,才放开抓紧她腰肢的双手,改为一左一右的抓着她的乳头,展开了慢速的抽插。抽插的速度虽然慢,但是每当阴茎慢慢的抽出,粗大的炮身都会猛烈地磨擦着山口百惠紧夹着肉棒的膣壁,缓缓退到洞口,而每当插入的时候,阴茎同时会磨擦到山口百惠那灼热的G点,令她不断生出触电般的快感。
  山口百惠已不记得第几次提醒自已,自己正惨被强姦,但是老实的身体却不停生出快感,难道自己真是一个淫乱的女人,还是自己的身体确实如男人所说一样需要男人的慰藉?无助的山口百惠只好默流着泪,强忍体内的快感,努力维持着意识。
  「前戏已差不多,我开始会认真点,你定会被我干得浪叫起来。」
  山口百惠一想到自己将会在丈夫与儿子面前被奸得浪叫呻吟起来,已不禁玉脸霞烧,不由得看着身旁的丈夫与儿子,竟发觉到他们竟如野兽般血红了眼,正欣赏着自己惨被奸辱。与此同时,男人重重的第一击已随之而来,龟头狠狠的撞在自己的子宫上,生出了电击似的快感,令山口百惠需要紧紧的咬着下唇,才不致如男人所说的发出了呻吟声。
  正从后以老汉推车抽插着山口百惠的我当然亦看到她的情况,于是伏在她的雪白滑背上,吻着她的颈椎︰「何必强忍,我说过定会干得你叫出来的,快让我听听你甜美的呻吟声。」
  山口百惠坚决地摇着头,坚决不肯为陌生男人的强暴而发出呻吟声,不过越难得到的我却越想要,于是阴茎展开了八浅二深的活塞运动,全面开发着山口百惠的性慾。
  山口百惠果然够口硬,足足五百下的抽插也不发出半点声音。不过相比之下她的身体却老实得多,成熟女性的躯体早已臣服在我的狎玩之下,紧含着我肉棒的蜜唇更迎合地套弄着我的肉棒,以求索取更多的快感,爱液更早已流满一地都是,显示出高潮的失守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偏不信干到你高潮仍忍得住不叫出来!于是我开始提升抽送的速度,直至每一下的抽插也令龟头猛烈撞击着山口百惠的子宫,同时手则捏着山口百惠她那小巧的鼻子,令她只能用小嘴呼吸。
  强烈的快感令津液由山口百惠的嘴角滴下,我放开了手改为集中全力撞击着她的子宫,果然强猛的快感令山口百惠的高潮再也守不住,灼热的卵精已随着高潮洩射在我的龟头上,阴道同时用力夹紧着我的宝贝,而山口百惠亦忘情地发出了娇吟声。
  「真是甜美的呻吟声,我都已经说过你一定会叫的,当然啦,我这么厉害,你的高潮还陆续有来,準备好好享受吧!」
  山口百惠听到男人的羞辱,难过得无地自容,只得努力调整情绪,不让自己再发出声音。可惜已叫过了开头便已再难停下,不一会,山口百惠已随着我的抽插猛烈地浪叫起来。我感到山口百惠已再次达到了高潮,于是放慢抽插的速度,而山口百惠亦随着我动作的减慢温柔地淫叫着。
  山口百惠的一双乳房随着我的抽插摇摆荡漾着,我一手一只紧紧的抓着,品嚐着山口百惠因快感而硬涨的乳房,我轻轻吸啜着那硬突起的乳房,一股甜美的乳汁已迅速注入我的口腔,我又咬又啜的直把山口百惠乳房内的母乳吸过一乾二净,而同时间山口百惠已第三度攀上了顶峰。
  「张开小嘴,含紧它。」因剧烈的高潮陷入半失神的山口百惠含着眼前的物体,『那是一条阳具』,但是山口百惠已转瞬想到,他的那话儿不是一直插着我吗?那这东西究竟是谁的?于是慌忙张开眼细看,眼前的景像几乎令山口百惠昏倒过去,原来自己竟含着自己大儿子的肉棒,而自己刚才还一下一下吸啜着。于是慌忙想吐出嘴内的肉块,可惜我已先一步阻止了山口百惠的动作︰「若你的儿子在洩精前你已把他的阴茎吐出来,我会要他插你下面的小穴,叫他尝尝乱伦的滋味。」
  「乱伦」两个字彻底粉碎了山口百惠的心灵,只好努力吸啜着那属于自己儿子的肉棒,期望尽快令儿子洩射出来。果然山口百惠的努力并没有白费,随着她儿子的一下猛烈痉挛,儿子的白浊慾望已全数注入了母亲的嘴内,山口百惠紧含着满嘴的精液吞又不是,吐也不是,只好缓缓地张开嘴角,让满嘴的精液流落地面。
  山口百惠才刚将嘴内的精液吐尽,转瞬间嘴内已被塞入另一根阳具,「到你的小儿子了。」我一边猛烈抽插着,同时欣赏着山口百惠替她的儿子进行口交。才十六岁的少年如何能抵受如此强烈的快感,只支撑了半分钟,已将慾望全吐在母亲的嘴内。
  「儿子的精液好喝吗?也是时候该尝尝我的了。」我放弃了一直维持的八浅二深,阴茎短兵相接的狂轰着山口百惠的子宫。「求你不要射进去,我真的会怀孕。」事到如今,山口百惠亦只能作出这样的哀求,不过我哪会如此仁慈︰「我已有预感你会替我生个女儿,不过你若忍得了不洩出来,我就答应不射进去。」山口百惠听到这最后的希望,虽然明知渺茫,但也只好咬紧牙关努力守着高潮。
  可惜在我熟练的抽插之下,山口百惠的眼角已不由自主流露出享受的神色,而少妇火热的膣内更紧紧吸啜着我的肉棒,柔软的子宫小嘴更旋转吸啜着我的龟头,做好受胎的準备。我随手拿来了一叠杂誌,抬高了山口百惠的小腹,确保我所射出的每一滴精液都全聚集入山口百惠的子宫内,当準备妥当便同时展开了射精前的猛攻。
  粗长的肉棒猛烈攻击着山口百惠的子宫,令山口百惠的意识越来越迷糊,强烈的快感令百惠知道自己的高潮快要守不住,而更要命的是女性的身体亦已臣服在男人的奸弄之下,做好了受精的準备,準备去怀有男人的骨肉。而随着山口百惠一声绝望的呻吟,久违了的卵精已再次洒落在我的龟头上,同时少妇的阴道亦作出了高潮式的挤压。
  「终于洩了吗?也是时候给你纪念品了。我要将精液注满你的子宫,让你为我受孕。」连续持久的玩弄令我也接近崩溃的边缘,不过既然山口百惠的身体也答应了为我怀孕,我当然不需再忍耐下去。
  我用尽全力将阴茎插入了山口百惠的体内最深处,龟头甚至刺入了少妇的子宫之内,沸腾的精关已再难坚守下去,火热的肉棒暴涨了一圈,无数包含着千万小生命的白浊液体已在山口百惠的子宫内四散纷飞着,一下一下地打在山口百惠的子宫壁上。我猛烈地进行着一波接一波的喷射。我紧紧抓着山口百惠的腰肢,像要抵销因强力洩射而生出的后座力,同时将肉棒不断刺入百惠子宫的更深处。
  无数如岩浆般火热的液体不断注入了自己的子宫,山口百惠知道恶毒的男人不单姦污了自己清白的躯体,同时更在自己的体内射出了精液,自私的迫自己为他怀孕。
  山口百惠努力地摇着头挣扎,但是男人紧紧捉着自己的腰际,而随着男人阴茎的每一下脉动,更多更多的精液迅速注入了自己的子宫内,而自己无知的身体却合作地套弄着,以搾取男人更多的精液。山口百惠感到男人白浊的精液已填满了自己的子宫,但是男人的洩射仍未停止,多余的精液甚至倒流填满了自己的阴道,再由二人的交合处流出。
  最后的一滴精液消失在山口百惠的子宫内,但我仍不愿抽出半软掉的肉棒,任由它仍紧塞着山口百惠的阴道。已经很久没有射出如此大的量了,我肯定山口百惠的子宫连阴道都一一被我注满,于是双手改为逗弄着百惠身体上的性感带,同时留心着山口百惠的身体反应。
  气功是我在日本修练的一大项目,而我亦已经熟练到能以气劲感应到对方的身体又或生理反应。由于我的刻意安排,残留在山口百惠体内的精液尽数流向了她的子宫,而由于百惠正值排卵日,所以我更感觉到刚才的射精已经令山口百惠受孕了。基于母性的本能,山口百惠亦生出了同样的感觉,不过与我相反的是她却难过得肝肠寸断,只是无助地躺在桌上痛哭着。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于是我由山口百惠的阴户中抽出了肉棒,由于引力的关係,一道奶白混浊的精水混和着女性的分泌下流地由百惠的阴道口流出,沿着雪白的大腿流落地面,而女性的阴唇却无耻地开合着,以图挽回流出的精液。
  我解去山口百惠手脚上的麻绳,绝望的山口百惠已一动也不动的躺在桌上任由我继续玩弄。「为我们的小宝宝想了名字吗?」我淫笑着抚弄着美妇成熟的身躯。
  一瞬间,山口百惠像是回复了生气,狠狠地望着我道︰「你可以玩弄我的身体,甚至令我为你怀孕,但是我的心灵永远都是纯洁的。」
  好一个贞洁的美人儿,连孩子也要为我生,竟还能如此刚毅,不过我却不会因为她是我孩子的母亲而手下留情,我偏要继续玩弄她直至她的身心都掉进淫秽的地狱。于是便由袋中取出了长麻绳,以龟甲法在山口百惠的身上交缠着,再缓缓将那成熟的女体吊上半空。
  山口百惠强忍着身上的痛楚,我已拿着水杯走到她的面前︰「刚才试过你的母乳确是甜美,现在让我再搾些新鲜的解渴。」说完已将水杯对準了山口百惠的乳尖,用力搾捏着少妇的乳房。
  奶白色的水滴由山口百惠的乳尖慢慢流出,最后聚集成小水柱打落在水杯之上,我先搾乾净山口百惠的左乳,然后轮到右乳,直到注满了整只水杯,山口百惠的一双乳房已变得又红又肿。我在山口百惠的面前细心地品嚐着百惠的乳汁,最后一滴不留的喝光,才将嘴内的半杯属于她的乳汁,灌回山口百惠的樱唇内,粗舌同时侵入百惠的嘴腔之内,贪婪地吸啜着山口百惠的香舌。
  我细心地吻遍了山口百惠的唇瓣,才依依不捨地离开了她的香唇,如此极品嫁了给三浦友和的确是浪费,于是我走到山口百惠的身后,準备夺取她最后的处女。我将半软的肉棒磨擦着山口百惠仍湿淋淋的蜜穴,令肉棒迅速硬涨起来,同时尽量令炮身沾上百惠的淫水。
  山口百惠本来以为男人又想强姦自己,但当硕大的龟头抵在自己的股间,百惠才惊觉到男人另有打算。「不行,那里不行!」山口百惠才发出娇呼,粗大的肉棒已来了一个尽根而入,挤进了山口百惠的处女后庭,剧痛令山口百惠发出了惨叫声,随即已晕倒过去,不过我的肉棒才抽送了三、四下,她已合作地痛醒过来,发出了一下一下的哀号。
  在经历了四、五百下的抽插之后,我猛然将肉棒狠狠抽出,阴茎的表面满布了山口百惠菊穴处女失贞的血迹,我走到山口百惠的面前,将她那双被我摧残得又红又肿的乳房硬挤出一条隙缝,便将我那硬硕的阴茎夹在百惠柔软的乳肉中抽送着。
  我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令山口百惠的乳房更见红肿,而山口百惠那红嫩的乳头更不时因强力的挤压滴出了乳汁,种种巨大的刺激与快感令我终于将白浊的慾望全数发洩在山口百惠这美艳贵妇的脸上,看到我那白浊的精液将山口百惠射过一脸俱是,征服感不由得油然而生。
  我将软弱的肉棒迫山口百惠含紧︰「替我啜乾净它,然后吸出精来,若你敢咬我的话你儿子的小鸡鸡就要陪葬。」
  山口百惠本来真的想咬断男人的阴茎,闻言只好放弃这念头,用自己的香舌一下一下舔弄着男人的阴茎。
  「技巧果然不错,难怪你的儿子刚才如此享受,不过若你十分钟内仍不能给我吹出来的话,他们就有苦头吃。」
  山口百惠闻言不由得大惊,于是不断加深吸啜着,甚至用上了深喉的技巧。山口百惠捨身式的口交服务果然令我大为受用,硬涨的龟头不堪百惠小香舌的刺激,精液已狂喷入山口百惠的嘴腔之内。
  山口百惠默默地流着泪,忍受着男人将精液射入自己的嘴内,连翻的玩弄令山口百惠觉得自己好像由一位成熟美丽的贵妇,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下流婊子,而自己更在男人的玩弄下怀了孕,彻底粉碎了山口百惠的自尊心。
  我满足地由山口百惠的小嘴内抽出肉棒,阴茎表面仍沾满了百惠的津液,我将这些液体全抹在山口百惠仍满布精液的脸颊上,再迫她全数吞下刚才口交时我所射出的精液。
  姦淫一直持续了一星期,山口百惠的杂货店变成了我的姦淫基地,当我离开的时候,手中还拿着山口百惠的验孕纸,变色的纸质无情地粉碎了山口百惠最后的希望,告诉她︰她已经确实怀有了男人的孽种。